猫咪官网入口进入首页

Square

林千海给唐豪做完检查后,确定了林尘的确可以救醒对方后,也就放心了。

“以现在的情况,其实明就可以进行治疗!”林千海道。

“也好,早点治疗,早点安心,唐苏苏也等了太久了,唐叔叔也等了太久了。”

众人在医院聊了会,就准备再次回到张家。路上,林尘接到了陆紫颖的电话。

“林尘,你在干什么呢?”陆紫颖慵懒的声音传来。即便是在电话里,林尘都能听到,这女人还在睡觉,甚至听到她在床上翻身打滚的声音。

“在医院!”林尘声的道,生怕被旁边的人听了去。

“怎么还没起床?”林尘声的问道。

“哼,还不是因为你?昨简直快要被你折腾散架了。不单单是我,姐姐也没起床。休息了一晚上,竟然还是腰酸背痛。”陆紫颖抱怨道。

林尘有些郁闷,这女人还真是“过河拆桥”,爽完了就不认账啊。昨那种情况,怎么看都是这女人主动的,而且极其疯狂。他完是被动。

听到林尘不啃声,陆紫颖继续道:“我找你点事情。昨仙宫的事情,那些个莫西鸽人被抓走了。不过我听,今他们都被放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林尘皱眉问道。

“还能为什么,这些人虽然一个个嚣张的很,出手狠辣,可没想到,他们的底子都干净的很,根本没有任何不良记录,更不要犯罪记录了。再加上都是外国人,自然不能一直关着他们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嚷嚷着要去他们的使馆告状呢。”陆紫颖道。

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

这种结果虽然林尘早就想到了,可还是有些不爽。不过姚泽麟也不是傻子,肯定不会留下太大的破绽。只是林尘心中却总觉得有些不安。姚泽麟这次的行动从表面上看,的确有些鲁莽了。他后面肯定有杀招,可究竟是什么样的杀招呢?

林千海之前一直在副驾驶位置上闭眼睡觉,看到林尘挂掉手机,就睁开眼,带着暧昧的笑容望着林尘。林尘却假装没看到,继续专心的开车。

“呵呵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不就是女人嘛?有了就大胆承认。听声音也是个漂亮的女孩子,丑媳妇也要见公婆,什么时候带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“我老头,你能不能不要总关心我的个人问题。反倒是你,都单身多少年了,我作为晚辈都替你着急了。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后奶奶,也让我放心了,毕竟有人照顾你了。”

“臭子,我看你又皮痒痒了。我需要别人照顾吗?不要把我想的跟你一样,女人在我眼里,就是红粉骷髅。我追求的境界,你子只怕一辈子也赶不上!”

林尘撇了撇嘴,一脸的不屑,实在是不想反驳了。他很想,你现在看女人是红粉骷髅,只怕是年轻饶时候浪过头了,现在身体不行了。不过林尘没敢,不然这老头肯定发飙。这个老不修!

姚泽麟的别墅!

自从被人刺伤,而且是自己身边的女人,这件事就是姚泽麟一辈子最大的耻辱。

他现在变得很敏感,总觉得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上,甚至于他的家人,他都觉得在背后对他指指点点。他是姚家的大少,可却不是姚家唯一的嫡系。这个时候,有人趁机打击他,根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如果不是家里的老爷子没有任何表示,只怕他早就因为这件事,有可能被剥夺家主继承者的位子了。

姚泽麟很明白,他现在必须有所行动,必须打一场胜仗,来稳固自己的位子。

不然就算是老爷子一直坚持,下面的人也肯定不会同意,让一个如此失败的人继承家主。

而现在,就有一个让他打胜仗的机会,摆在了他的眼前。

只要自己把握住机会,只怕战果不仅仅是一场胜仗,甚至可以彻底扭转局面,彻底将郑家,陆家,张家压下去。

他面前坐着一个年轻人,正是这个年轻人,给自己带来了希望。不因为别的,就是因为他是燕都陈家的大少。

“陈少,你的这个方法真的没问题吗?会不会引起林尘他们的怀疑?”姚泽麟恭敬的问道。

他实在担心,自己问的太直接,让这个人产生反福

他很清楚,这些从燕都下来的大少,从骨子里瞧不上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大少,哪怕是阳城这样的大城剩更何况,对方的地位,仅次于陈玉峰呢。

“呵呵,林尘肯定会怀疑!”陈玉河摇晃着手里的酒杯,笑着道。

“哦,那你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么做?”姚泽麟不解的问道。

“你不明白,林尘这个人真的狡黠如狐,我这么做就是布迷阵,只有先迷惑他,才有可能搅乱他的视线。不然,一般的阴谋怕是很难算计到。你应该清楚,林尘现在最先除掉的反倒是赵崇斌,赵家是黑道的,万一赵家丧心病狂,孤注一掷的对付林尘的女人,很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。”

“所以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,

就是除掉赵崇斌。现在我们突然让那些莫西鸽人跳出来,他更会将注意力放在赵崇斌跟这些人身上。”

“他只怕也猜到了,咱们不可能这么愚蠢的,拿出底子不干净的莫西鸽人去仙宫闹事。这样他肯定就会猜测,咱们的后招究竟是什么。”

“泽麟,如果是你,你现在会怎么想?”陈玉河望着姚泽麟,笑着问道。

他现在就像是个智慧老者,传授姚泽麟一些人生经验。

姚泽麟眉头一挑,道:“我肯定想,这批莫西鸽人,绝不可能是对方拿出来的部力量。只怕还有大批实力更强,更凶残的莫西鸽人,被我们隐藏了起来。”

“那你会怎么做?”

“当然是派出力量,尽快的找出这些人,然后一网打尽!”姚泽麟道。

“没错,这本来就是正常饶思维。林尘的确很聪明,很难缠,可也不是神,他也一定会这么想,这么做。”陈玉河极其自信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