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看宝盒眼睛图标的在哪里下载

Square

刘夏解开了心中的疑惑,自然也立刻明白了仙师想问的问题。还不等言瑾开口,他就主动说道:“要说魔界秘境的本体,想来定然是那个了。”

言瑾笑问:“什么?”

跟聪明人说话,真省事。

刘夏认真回道:“乌自明有把扇子,常年随身携带。平日里向宝贝一样,谁也不许碰一下。但若是出门,他定会提前把扇子收起来,小心翼翼生怕弄坏。

“我记得有一回,有个内门弟子想巴结他,打扫时帮他掸了掸扇子。结果他勃然大怒,直接赏了那位师兄一个耳光,把人都打失聪了。”

扇子?会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吗?

言瑾想了想问:“除了扇子之外,还有什么吗?”

刘夏一口笃定:“一定是那把扇子!”

言瑾:“就不能是别的?毕竟扇子这东西,太寻常了。我家夏师兄别看平日里死死板板严肃的不得了,可他冬天都得拿把扇子装模作样呢。”

刘夏急了:“仙师你信我啊!一定是扇子!”

言瑾不解:“为何?”

“因为那扇子很奇怪!一定不是乌自明的心头爱!”

双马尾美少女短裤美腿大眼灵动居家作画写真图片

言瑾更不解了:“怎么奇怪?”

“那是一把团扇!女人用的!”

言瑾:“……”

空气里突然噗呲了一下,有人笑了出来。

刘夏吓得直接跳了起来,立马掏出了法器,对着空气一阵乱叫:“谁!是谁!有本事出来!”

言瑾挥了挥手,淡淡道:“出来吧。”

刘夏目瞪口呆的看着空气一阵扭曲,一个身黑衣的男人走了出来,那相貌,居然比仙师差不了多少。

“这位……也是仙人?”

言瑾点了点头:“他也是纯仙之体。”

她可没骗人,自己和邢兴都是仙体,邢兴的血脉很纯,楚秀并没有和凡人结婚生子,所以纯仙之体真的是大实话。

结果刘夏完想歪了,赶紧给邢兴跪下,磕了个头:“拜见上仙大人。”

邢兴扭过头去,按捺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,好半天才回了句:“免礼。”

刘夏站起来后,整个人看着满面红光,眼睛闪闪发光。

言瑾都快被他这个样子逗笑场了,赶紧趁着自己还能把持住,对刘夏说:“你这人还不错,虽有些胆小,但好在诚实。我这里有件差事,缺个人去做,只是有些苦闷,不知你愿不愿意。”

刘夏噗通一下又给言瑾跪下了,激动的舌头都有点打结:“但凭仙师吩咐!”

言瑾看了看邢兴,点了下头。

邢兴开口道:“无上门你可知道?”

刘夏脸上一愣,随即立刻兴奋了起来:“知道知道!”

邢兴道:“我需要你去一趟无上门,那边会有人接应你。”

刘夏一时间有点无法呼吸了,差点就把自己闷出大脑缺氧了,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,不敢置信的问:“我?去无上门?”

邢兴点头:“对,那边可能跟你想的不大一样,但你去了不许多问,只管修炼。我希望你能在二十年之内,修炼至飞升。”

刘夏大惊失色: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”

邢兴抬手打断他的话道:“有仙师在,什么都有可能。你只管修炼,其余的别理,至于修炼所需物资,我们会定期送去无上门。”

刘夏不解:“可……可这是什么差事?”

邢兴看了眼言瑾,言瑾开口道:“这件差事,你还无法胜任,所以必须先培养你的能力。你要是不能胜任,我还能再找别人。”

刘夏急了,忙不迭道:“我可以我可以,我二十年就飞升,一定行!”

言瑾笑了起来:“去了就知道了,我不骗你。到时你突破到了大乘期,我便会派人来通知你接下来的动作。”

刘夏也没多想,立刻应了声:“是!”

接下来,邢兴叫来了空空门的属下,让人把刘夏带去无上门,他这边则跟着言瑾回归元宗。

路上,言瑾对邢兴道:“老六那边,可有消息?”

邢兴回说:“差不离了,如今凌霄阁已是春洲的众矢之的,皇室呼声极高,几乎所有散修都支持皇室。一个月之内应该就能结束。”

言瑾笑了起来:“那金蚕观还真就扑空了。”

笑完,她对邢兴下令:“让人在海岸守着,金蚕观的一上岸,便监视起来。另外找个机会,把那团扇弄来。”

邢兴问:“用强的,还是……”

言瑾想了想道:“别用强的,最好是能把祸水引到吉长亭的身上,我总觉得他有点不对。”

邢兴又道:“吉长亭我派人查了,身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也没见他与谁联系,或许是我查的不周,我再派人去查查看。”

言瑾嗯了一声,又问:“那三人一直没回去,上头可有人来找?”

邢兴压低了声音道:“有过那么一批人,打听过天九院的消息,不过无上门他们没理会,只在四大陆转了一圈,期间春洲停留的时间最长。但前后加起来不到三个月,就走了。”

言瑾笑道:“看来还是不够重要,不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走了。这三人里,黎莉莉的家室稍微好些,可她在家里的地位,看起来并不受人重视。让人看好了他们,别让刘夏接近。”

邢兴应下,承诺亲自去转达,免得属下疏忽。

言瑾这边自己回了归元宗,有人问题刘夏,她便说刘夏被她派去寻矿脉了。

一回宗门,就有无数的事,四大工程已经有三项进入正轨了,看似庞大的事业,却只是其中一环。

仙草,灵植,这些其实都是为以后服务的采集环节。

真正的大头,还在制作。

言瑾掏出笔来,开始给白流和石长老写信。

天火平原和极寒之地所有的盟友,都暂时由这两位与她交情最好的人代为联系。自己这边差不多了,也该下一步的计划了。

虽说可以传音,但她暂时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禁忌之海的秘密,所以不得不以书信交流。

写了半天,言瑾放下笔来,揉了揉手腕,叹了口气。

她真怀念电话啊!